籬笆那邊鄰居家后院的一幕

August 1, 2013
By

籬笆那邊鄰居家后院的一幕

匪兵丙, 二零一三年七月



今天天氣反常,晴一陣雨一陣。遠遠看去鄰居家黑貓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一臉不高興的樣子。趁著天晴懶洋洋曬著太陽,無意中卻流露出一副若有所思,老謀深算的模樣,讓人弄不清它的水到底有多深。一開始小狗一個人在院子里玩,時不時討好似的往黑貓那邊望去幾眼,最後終於忍不住好奇,費力的爬上樓梯,跑到黑貓身邊磨蹭許久,卻不知它們說了點什麽,搞得我也忍不住好奇的拍下這張照片。俗話說好奇害死貓,看來民間流傳的智慧也不全對,至少今天的觀察顯示,狗和人都好奇了,貓卻無動於衷。

說起來,這狗這貓都是我們的老鄰居老朋友了。小狗叫Sarah,生於1999年夏,祖籍京都馬凱樂府上。當時一窩五隻小狗崽,其中的三隻送給了我的鄰居,鄰居又把其中的一隻送給了我們。一個窩出來的,弄不清誰大誰小,於是按個頭大小排隊。鄰居留下了老大男孩叫Spike,和老三丫头就是這個Sarah,給我們的是老二男孩,我們給它起了個中文名字毛毛。那時候,倆家之間的籬笆也就是一排破旧的木頭板子,到處是漏洞,日間這三隻狗隨意兩邊竄來竄去,無限快樂,到了晚上則各回各家,不知毛毛心中是否有過疑惑,爲什麽要一個人孤零零的回家,好在家裡的大小人類對它十分寶貝,但愿不至於在它幼小心靈留下什麽陰影。

說來也怪,都是一個狗娘養的,脾氣卻大不相同。老大最淘氣,帶頭到處亂跑,見了生人也知道叫喚幾聲,盡盡看家的本分,老丫頭最老實,見了賊人也只會友好的搖尾巴,老二則在老大和老三之間。由於老大沒有老實的時候,總是跑來跑去,很少有和老大親近的機會,老二則一見你,就主動跑到你腳下四腳朝天的躺下,閉著眼等著你去撫摸它,老三更誇張,一見你,在三米之外就成了一條斷了脊樑骨的狗,站都站不起來了,癱在地上,哼哼唧唧等著你去撫摸它。你若是有急事而沒時間去摸摸它們,它們便顯得非常失落,所以即使沒時間彎腰撫摸,也要用鞋底好歹輕輕蹭它們幾下。讓人不解的是,即使脾氣不同,從心裡學角度,它們的脾氣應該是反過來才對。或人或狗,一般是個頭大的老實憨厚,個頭小的都比較淘氣,蓋因物理空間上不占優勢,必定要在精神空間上有所彌補,故常有灼灼逼人的氣勢,喜歡先下手為強。也許這就是史書上記載的:人之初,性本善,狗不叫,性乃遷。

漸漸它們膽子越來越大,老大常常帶著它們跑到馬路上,馬路對面愛管閒事的亨利老頭提了許多次意見。終於有一天,我家的毛毛出了車禍,送到醫院時就不行了,為此,我整整一個禮拜都心神不定。後來,兩家商量了把木籬笆拆了換成鐵皮籬笆,剩下的哥倆再也跑不到馬路上了。每當鄰居老頭帶著它們散步路過我家時,老大Spike就在我家前院叫,老三Sarah則跑到我家門口哼哼唧唧的躺著,等著我們出去摸摸它,跟它說幾句話,它們才肯繼續跟著老頭往家走。後來,就只見Sarah跟着老头散步了,估计老大已经不在了。现在老头也老了,走路很慢,Sarah也老了,走路更慢,而且還一路上都張著嘴,不停的喘著氣。Sarah今年14歲了,按狗的一年相當於人的七年说法,她該是98歲的高齡老婦人了,可我心中卻沒有對百齡老人的那份油然而生的尊敬,從小看著它長大,總覺得它還是個孩子。

那隻黑貓的籍貫生辰皆不詳,可以肯定是哪是一隻老貓,前幾年身手利索時,常翻牆到我家這邊來,有一段時間家裡鬧老鼠,我們就懷疑老鼠是這隻黑貓從鄰居趕過來的,我們只好也養了一隻貓以抵消它的影響。現在黑貓的身手不利索了,來得越來越少了,常常見貓和狗在一起,也不知道它們是否能夠相互溝通相互理解。看著這兩隻相依為命的暮年牲畜,就連我這鐵石心腸的職業土匪,也免不得眼角濕潤,這正是:
人生本一夢
何必戀黃粱
東鄰貓狗在
雨中話滄桑

————————————————————————–

投票在这里 http://doodle.com/be22iv4uzhwm6afb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pyright©

2002-2011 CSC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