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堪培拉

August 6, 2013
By

我是第一次来堪培拉探亲的中国武汉人。签证一年,还有八个月的时光。儿子儿媳在堪培拉工作多年了,探亲的任务是招护即将出世的孙子。

我怀着好奇的心情来到南半球的大洋彼岸,在堪培拉Gungahlin一个自然秀丽的乡村住着。黄昏,我漫步在乡村的小山坡上,放眼四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寂静的住宅。房子设计新颖别致,基本上都是单层和双层的别墅,并有自己的花园,极少雷同。远看像积木垒起来的小屋,好看极了。不远处的山坡上,是稀稀的树木和黄绿色的矮草,除了汽车急速的过往声,再没有其它的声音。在夜暮降临时,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的意境油然而生。啊!我看到了“山气”,望见了“飞鸟”,欣赏到了夕阳下的优美图景。这又使我想起了杜牧《山行》中那一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我似乎融入到了陶渊明的田园生活之中,感受到了堪培拉的自然之美。

因儿子儿媳每天上班早出晚归,平时我和老伴到集市买菜和日用品,走在大街上或集市里,遇着的都是些不同肤色的陌生人,对方总是挥挥手或一个微笑,道一声:“Hello How  are  you!”, 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当时真有点“他乡遇故知”的美好感觉。啊!原来“堪培拉没有陌生人,只有还未认识的朋友”。

我特喜欢这里人们的穿戴,衣服和鞋子很大众化,比较宽松,不像中国有的人讲名牌讲款式。穿衣只要大方得体,自己觉得舒服,过得去就行。没有人对你评头品足的。我很快买了两套衣服,做到入乡随俗吧。

一个周末,儿媳开车带我去参观首都国会大夏。沿途似蜘蛛网的公路纵横交错,车水马龙的汽车井然有序,路旁大片的草地上,有自由自在的牛羊。来到国会大夏,听儿媳讲,它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建筑,大夏与会山的形状配合得天衣无缝。我在里面看了很多艺术照片,参观了办公室和开会的地方,因不懂英文很难了解其意境。我感受最深的是站在大厅顶端,上面有大片的绿草和矗立在顶端的旗杆。大夏周围绿树成荫,两翼是多姿多彩的庭院和喷泉,构成了建筑与自然和谐的美妙图景,体现了澳洲拥抱世界的博大胸怀。站在顶端极目远眺,这时中国泰山南天门的一副对联“海到尽头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的壮观又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特感谢堪培拉政府,提供了初到此地华人活动的地方。我就近每周三在Gungahlin华人活动中心活动。看书、看报、聊天、打牌、跳舞。大家亲如一家,谈论最多的是送小孩出国读书的艰辛和小孩在堪培拉工作所取得成就的喜悦,以及澳洲的种种优惠政策。都认为澳洲是包容的,文化是多元的。澳洲政府是老百姓的政府,得民心者得天下。

七月三十日,堪培拉华人活动中心的负责同志,组织大家乘船游格里芬湖。上午10:00时,活动中心的专车送我们到湖边,大家依次上船,游船不大,但有一楼二楼,随意就坐。船长很随和,他对我们讲了这个传奇人工湖的来历和现在的特征。接着他邀请大家学开船,每人实习几分钟,学开船时,船长拿着麦克风,请你讲一句话。轮到我时,我对着麦克风大声说“We  are  Chinese.  One  world,  one  dream!” 大家笑声一片。在船上时而观看,时而拍照。放眼望去,白云在蓝天上飘荡,绿树在微风中摇曳,湖水泛起的阵阵涟漪也被蓝天白云映照得波光粼粼。加上船上华人惬意的面容和开怀的微笑,那种人与自然的和谐,真让人陶醉。我在船上静静地欣赏着、思考着,真有些“乐不思蜀”的感觉。

来了几个月,我没有停下东张西望的脚步,好奇心驱使我不断行走在这座绿色的都市花城。接下来,我会亲身去丈量这块神奇的土地。我感谢两个小孩,有勇气在异国他乡打拼,并选择了这块人间天堂的地方居住,我才有机会到此一游。

谢谢堪培拉!谢谢中华学社!

作者   宋友荣

—————————————————————

投票在这里 http://doodle.com/be22iv4uzhwm6afb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pyright©

2002-2011 CSC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