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为何如此沉重?

August 24, 2013
By

当她目光坚定地注视着我,问我她是否同意她把一头秀发剪成平头的时候,我愣住了。

我知道,从小到大,女儿都是一个独立独行,极有主见的女孩,一旦她决定了的事,几乎是不可逆转的了。这次也不例外。她告诉我她要为世界白血病研究献出她那一头从不让别人碰,每次都由自己精心修剪的心爱美发!

勇敢地去做自己爱做而且觉得值得去做的事儿—这就是我17岁的女儿!

记得她几个月前才刚跟我说,她要去欧洲读大学。也要跟她在网上相识了四年,相思日久的丹麦男朋友在一起!

女儿总在给我出难题。我不是一个守旧的妈妈,可是当我得知她的这个从未谋面的男朋友身患一种鲜有的,连英文名字都没有的肺病时,我竟苦恼了多天,不知如何是好了!

我没法找到很有力反对她的理由,只好十分艰难地跟她说:“你才17岁,还没到能为自己决定终身的年龄,你怎么能把自己托付给一个连自己都需要人照顾的人呢?”

她毫不退却地回答说:“我明年去欧洲的时候,就18岁了,我已经成年了。况且他不需要别人照顾,因为他一直都在照顾自己!他只需每年去医院检查两次,确保病情没有恶化。再说这种肺病也是不会传染别人的。

看着她,我竟无言以对!我知道,换成任何一个妈妈都不会舍得让自己唯一的,心爱的女儿去冒这个风险,去干这么疯狂的事儿的。

在犹豫之间,我想起了女儿小时候,我跟她一起读的爱鸟信天翁的故事。

爱鸟信天翁是世界上最浪漫的鸟儿。它们一旦找到另一半便相爱终身,不离不弃。

信天翁是生活在南太平洋(澳洲附近)的一种深海区的候鸟。它们的一生,十分之九的时间都生活在海上,它们的翅膀可以伸展到三米多,展翅高飞到几千米的高空,翱翔的速度可高达每小时110多公里。它们的寿命在20岁到30岁之间, 最长的可达60岁。

其实爱鸟信天翁四岁就有了繁殖的能力,可它们一般 从遥远的大海,飞越万水千山返回原生地,去寻找它们一生的伴侣。如果顺利找到,也要花两年时间彼此了解。为了找到合适的伴侣,它们会等到15岁。一旦互诉了誓言,鸟儿就展翅穿越大海,找一个僻静的小岛双宿双栖。短暂地亲热后,它们会再次分开,各自又经历独力觅食的日子,直到它们估计孩子快出生了,会先后再次跨越大海,回到当初定下终身的地方再次相逢,等待着宝宝出生,轮流孵蛋和觅食,共同承担抚养雏鸟(每次只生一只,两年才生一蛋)的义务,找到够一家三口几天的食物,它需要含着或背负着沉重的粮草从千里之外飞回巢穴。雌雄信天翁就这样照顾雏鸟,直到100多天小鸟能独立离巢为止。

据说只有几次交配都不成的信天翁才会离开对方,另觅新欢,不过那是一起好几年以后的事儿了。在没有道德约束的动物世界,信天翁无疑是比人更有情的情种了!

没有人知道这些爱鸟的择偶标准,更没有婚书去约束,可一旦确定了关系,却信守自然规律,终身只爱着自己的伴侣。即使分开,可还会一次次地再次相约相遇。一旦一只仙逝,另一只也不会再爱,只会伤心地死去!

Albatross, 就是“信天翁”。爱鸟,它的英文名字却又是“沉重负担”!

世间的最深沉最无私的爱,何尝不是为了让最爱的人快乐,不惜作出沉重的付出?又何尝不是为了让最爱的人幸福,无畏地承受负重?可试想在世上:

有多少人值得去爱?

有多少情值得挂牵?

有多少爱值得等待?

一想到十月怀胎生出,养育到这么大的女儿也要飞越千山万水,去找她的爱鸟,我的心便阵阵的痛!可我更知道,爱一个人不是为了占有。爱她,我该让她自由选择能让她觉得快乐的幸福生活,哪怕那不是世俗所认可的幸福!再想想,这不是让我无比骄傲的女儿吗?她独立果敢而又充满了爱心!作为妈妈,我为什么就不该支持她去追求她想要的生活,要寻觅她梦想的真爱呢?哪怕那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如果一个人从未深爱过,又安知爱是何等沉重?又岂能理解生命之承重?

——————————————————————————————

投票在这里 http://doodle.com/be22iv4uzhwm6afb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pyright©

2002-2011 CSC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