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警察的故事

August 24, 2013
By

使馆秘书王先生,刚上任几天就遇到了最棘手的车祸事件。三个18到21岁的中国男留学生,不幸超车超速撞树,两个当场身亡,一个轻伤。

处理完这宗引起很大震动的案子,总算歇了口气的王秘书跟我们聚会,聊起了他这次接触最多的是澳洲警察。他总觉得澳洲警察跟国内的很不一样,让我们给他介绍一下澳洲警察。

牙医黄医生先说起他被警察带到戒备最森严的监狱给监犯看牙的经历。因为很多吸毒的人牙齿都有特殊的问题,人道主义的政府想让他承包起给犯人看牙的工作。虽是犯人,可是也享受全民医保,包括“牙疼不是病”这种小事,对犯人也关心备至,他决定先去这个监狱视察。他发现,这个监狱的全部犯人都是不带手铐的,还有充足的娱乐设施。警察给他解释说,出于人道理由,他们不给犯人戴手铐,可每个犯人的手腕上都有红外线晶片,任何行动范围都受到监控。黄医生考虑,如果他在给犯人牙齿做手术时,没有用绳或者手铐把病人制约住,万一犯人抢了他的手术刀来挟制自己做人质要求出狱这么办?他要求至少要给犯人用麻药后他才动手。结果政府觉得这样做费用太高了不同意,改成每次有犯人看牙,就由警察带着,去他的牙医诊所看他。他说,也把他吓得够呛,因为每次病人要照X光片子,他们医生肯定怕辐射要离开房间,谁知警察比他们还怕,总是比他们更快跑出房间。他说因为自己的诊所并没有特殊防范的设备,犯人想逃跑,只要打开窗,一跳就跳出去了。

黄医生还没讲完,李校长就争着发言,他说他跟警察打过几次交道。一次是他儿子的中学有一天发生劫持案,一个学生被一个陌生人企图掠走。校方大为紧张,马上报警了。警察风驰电掣地赶到时,发现幸好在很多家长和老师汽车和人群的奋力追截和相助下,孩子被安全救回了。警察也马上采取了行动,给这一大堆乱停的车子都贴上了罚款单子。气得这些救孩子的英雄们鼻子都歪了,也没法说,这确实也是违章停车了啊。

一向开车小心谨慎的老曾说了一件事。一天,他下班在单行道上慢慢悠悠地开车,突然后面突然警笛大作,他紧张地看看一下公里表,没超速啊,自己才开50公里。警察把他截停了。检查完了他的驾照后说:“你咋开得这么慢?限制是六十,你没看你才开五十吗?你开车怎么只看前面,不看后面?你阻塞了交通,下次还这样,就给你罚单!”老曾没想到开慢车也会被罚。老曾对警察是又爱又恨啊,因为他有一次去悉尼玩儿,周日想起该去教堂祈祷,祈祷完出来,却怎么都找不到自己的车子了。心想倒霉,车子一定是被人偷了,就打电话报警了。警察来了,问了一下他车子的外形和牌照号码等等,就让他上车,说带他到处转转找车。转了几条街,老曾一下看到了自己的车子,原来是自己记错了停车的地方了!老曾万分难堪地向警察先生道歉,谁知警察说,我们就是来帮助你找车的,不管是别人偷了,还是你自己记错了,我们找到你的车子就好。

我跟警察打过几次交道,其中一次十几年前刚买房子不久,一天回家,发现家被小偷洗劫一空了,于是马上打电话报警,魁梧英俊的警察先生进门后,询问了我丢了什么东西,我一一道出后,他让我在文件上签名,然后给我一张副本,让我去保险公司报告时出示。我说:“我没买家具和贵重物品保险(Content insurance) 。”

警察先生一脸茫然地问我:“那你叫我来作甚?”

“当然是请您来查案了。您看,小偷还喝过威士忌,留下来那么多指纹和罪证。”我看着他笔挺的警察制服和他的表情,我有点急了。

“我只给你做证人,这种盗窃案如果没有涉及伤亡,我们是不管的。你以后最好买好家具保险,保险公司才会赔偿给你。”我真怀疑他到底是保险公司的职员还是警察?

王秘书听完我们的故事,半天还觉得更匪夷所思,过了一会才恍然大悟地叫道:“我懂了,澳洲警察的职责是维持社会秩序而不是除暴安民的!”

——————————————————————————————

投票在这里 http://doodle.com/be22iv4uzhwm6afb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pyright©

2002-2011 CSC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