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买几号的肾?

September 16, 2013
By

你可以想像将来人们可以买卖肾器官吗?医学科学有可能进步到人们可以在‘肾脏店’买肾和换肾,就像现在买眼镜和换眼镜一样吗?

前不久,澳洲国立大学教授、堪培拉医院肾病专家卡尼医生再度提出引起各方争论的建议,要国家允许健康的年轻人卖他们的肾!他说,联邦政府应该准许肾脏移植在高达五万澳元的交易下进行, 那么目前大约一千八百个需要肾脏的病患,就可以在五年内,买到健康年轻人的肾脏而进行移植。

目前澳洲等待肾脏移植的病人的等待期是十年左右。2007年的统计数据,全澳只有三百四十三个人等到捐赠人的肾脏,整个医疗服务耗费国家近十亿元。

卡尼医生说,允许肾脏买卖一方面可以挽救千条人命,另一方面可以给国家省钱。病人也无需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冒着极大的危险,长途跋涉国外,到巴基斯坦和印度等国家,从黑市购买肾脏,进行没有保障的移植手术。

澳洲器官移植机构执行长,汤马斯也曾经警告过,到国外黑市买肾的高度危险。他说,卖肾的人可能有各种的病,像艾滋、肝炎等,或者他们的体内有潜在的癌细胞。这些都会在移植时传入受肾者体内。但是,他反对卡尼医生的提议,他认为以金钱来引诱年轻人和穷人卖肾是不对的。

联邦卫生部长罗颂也认为买卖肾器官不是正确的办法。她说,政府正在多方考虑增加器官捐赠的各种议案,但是不会考虑 一个让健康的人们以买卖的方式捐赠他们器官的制度。

如果卡尼医生每天看着病人透析洗肾,悲天悯人而提议合法买卖肾器官,那么他善意的出发点还可饶恕。但是我个人认为,他的提议是下下策,不但不会达到他所期望的效果,还要伤害更多的人。因为这样而造成对几代家人和社会的伤害,恐怕罪无可恕。

试想,好好一个健康的年轻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要卖肾?在正常的情况下,有人会自愿被割出一个肾来吗?不会。那么,只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忍痛割肾。除去为了解救父母、兄弟、姐妹、子女等家属亲友的特殊大爱的情况,还有什么更特殊的情况呢? 看看现在黑市买卖人体器官的情况就明白了。简而言之,操纵者就是那些贪得无厌榨取金钱的罪犯,受害者尽是那些无辜的小民。

卡尼医生‘可以挽救千条人命’的第一个论点,表面上看似慈悲心肠,实际上将造成的社会问题,影响深远,害人何止千万?

他的第二个论点,病人无需长途跋涉国外换肾,只是表面上的问题。固然,如果澳洲准许买肾,病人不必到国外去换肾。但是试问,其他国家人的肾和澳洲人的肾有什么不同?在国内或者是在国外进行肾脏移植手术的危险性,有什么不同?

肾脏是否乾净、受肾人和割肾人的健康和移植手术的保障等实质上的问题,才是真正的问题。如果再牵涉到黑市的买卖、病菌经过移植手术的传播、为钱犯罪伤害无辜等等,就更不是单纯的买卖,而是杀伤人命、危害社会安定的大问题了。

既然这个提议不可行, 除了维持现状,让需要肾脏的人继续透析洗肾,并设法加强器官捐赠者的人数,使他们能够尽快得到捐赠的肾脏,我个人认为,政府更应该鼓励相关医学科学的研究发展。人们既然可以把几十年前必须充塞整个房间的大电脑,发展到今天的手提电脑, 我相信总有一天肾脏病人也会有可以随身携带的小型洗肾机或者其他更好的仪器。再者,人工婴儿的诞生,克隆技术的发展,也都有相当光明的远景。如果将来克隆人体器官的技术成熟,衡量道德观念与造福人群的轻重,也许人们会研讨出更好的办法,解决目前的这些问题。

也许将来有一天,医学科学真进步了。那些年轻时把肾脏卖掉的人,也需要换肾,就可以到肾脏专卖店去买肾。而服务员会热情地接待说,“先生,买几号的肾?这个月我们有优惠哦,买一个真肾,送一个你可以自己换装的克隆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pyright©

2002-2011 CSC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