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

September 18, 2013
By

妞妞的婚礼

 

俗话说,爹妈跟前儿的孩子长不大。因为孩子再大,在父母眼里也永远是baby。所以当我们家大妞妞选定的成婚吉日一天天临近的时候,我和老公的心情反倒不知怎的越来越忐忑不安。我们那可爱的小公主,仿佛前天还奶声奶气地喊爹叫娘的、常常被我们称为‘臭臭’的娃娃,昨天还背着书包蹦蹦跳跳上学校的宝贝妞,怎么一转眼就要结婚了?!老公老是反复念叨说天下的父亲在女儿出嫁的时候都是不高兴的。而我这作娘的,心中的滋味也是说不清道不白的,到底是期盼、焦虑、抑或是难舍,总之是难以形容就是了。

 

世人婚礼的仪式,按照种族、风俗的不同,林林总总,大相径庭。而国人的婚礼,随着时代的变迁,也越办越丰富多彩。回想当年我出嫁的那天,妈妈带着我从单位宿舍排子楼的1号楼走到后排公婆住的2号楼,然后两家人围在一张拼起来的大桌子上享用了公婆亲手做的美味佳肴,就算是新媳妇过门儿了。随后同事们涌来送家什、要喜糖、喜烟,说些什么郎才女貌、早生贵子之类的吉祥话,搞得我满脸通红,不知如何应对是好。当年我们俩都是25岁。既没有酒席、婚纱,也没有花轿或迎亲车队。

 

我家妞妞今年28岁, 她跟女婿彼得的婚礼从一年前订婚起就开始张罗上了。从教堂、酒店的选定、婚纱的置办到请柬的制作和发送等等,不论巨细,全是两个人操办的,费用也是二人分担的。象妞妞这样的,生在中国、长在澳洲的‘香蕉人’跟生于斯长于斯的洋后生彼得,他们的婚礼到底会是怎样的场面,我也是经历之后才算弄出点眉目。

 

婚礼3周之前,由我妹妹为未来的新娘做了‘母鸡派对’(Hen’s Party’),共邀请了6位女性朋友,除了畅谈女人间的悄悄话外,还观看了猛男劲舞。彼得也在几乎同一时间出席了一个类似的准新郎派对,叫 ‘Groom party’,不过他和他的同伴所观看的当然是靓女劲舞了。据说这是告别单身生活的重要仪式。此后,双方就不再拥有对其他的异性异想天开的自由权了。

 

根据妞妞的指令,我们夫妇二人及小女儿于婚礼前两日驱车前往墨尔本,为要参加教堂证婚仪式的彩排。那是一间坐落在海滨 Middle Park 区的天主教堂。走进这座历史悠久、雄伟高大的建筑物,令人肃然起敬。拱顶的天花板、五颜六色的玻璃窗,四周彩色的壁画,仿佛使人置身于巴黎圣母院。神父名叫乔丹。这位6旬老人虽然孑然一身,但经他手证婚的婚姻数以千计。根据要求,每对情侣在结婚之前都必须经过性格匹配测试并参加婚前培训,学习美满婚姻须知。

 

婚礼的前一天,彼得家的亲朋好友陆续从乡下来到墨尔本,与新郎及伴郎(彼得的哥哥和侄儿)住在同一间酒店里。既是周六,又逢赛马节,他们大多在入住后不久就都迫不及待地盛装赴会,小赌为快。而新娘则入住另一间位于St Kilda海滨的‘黑人’(Blackman)酒店,同住的两位伴娘一位是我的小妹, 另一位则是我的小女儿。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是令我们全家人难以忘怀的日子。早上十点钟左右,先生和我到达‘黑人’酒店的时候,两位化妆师早已开始工作了。专业的摄影师和录像师也携带着长短不一的摄像机、录像机,穿梭于两个酒店之间, 分别捕捉新娘和新郎在婚礼之前为迎接那良辰吉时的到来做最后准备时的珍贵镜头。他们每一位虽然都在一丝不苟地忙碌着,但人人都在欢快的音乐声中谈笑风声。时间很快就到了午后二点钟, 加长的黑色豪华迎亲轿车也等候在酒店外了。有趣的是,几乎同时到达的还有另外二辆迎亲轿车, 所以当3位打扮得光彩照人的新娘及她们的伴娘们陆续出现在酒店门口时,引起正在酒店前咖啡厅用餐的客人们的一阵喝彩。小酒店顿时蓬璧生辉,老板也为此颇感荣幸,还特意出来贺喜。

 

此时, 新郎及男女双方的家人、朋友们都已经候在教堂里,等待迎接新娘的到来。若论气势, 显然坐在新郎一侧的亲眷,男女老少不论在人数上还是在人气上都是我们新娘这边所无法相比的。彼得坐在第一排, 时而回头张望,时而紧闭嘴唇,时而又与身边的哥哥调侃,我想他此时的心情一定是既紧张又兴奋。

 

这时只见两位伴娘一前一后随着轻慢的音乐徐徐步入大厅,当新娘挽着她父亲的胳膊, 从中间的红地毯上走过的时候,她那飘逸的婚纱, 优美的神态,因兴奋而泛起潮红的脸庞还有那动人的微笑,多么令人难忘。此时此刻的妞妞,真是世界上最美、最幸福的人了。

 

接下来,我的先生亲自把女儿郑重地交在彼得的手里,当这两位男人相望的那一瞬间,作父亲的眼睛湿润了, 他的心在说:“我把宝贝女儿就这样交给你了,请多关照。”而此刻的彼得心情一定无比激动,他的心声一定是“Come on, Come on, 我盼望已久的这一刻终于到了!”

 

接下来有两位女伴阅读圣经关于婚姻的章节,之后是整个仪式的高潮,即:神父带领新郎、新娘诵读结婚誓言:

 

“我愿意杰茜/彼得成为我的妻子(丈夫),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将我们分开。”这庄严的爱情誓言委实感人,特别是当众向自己的爱人吐露自己的心声,就更加感人。愿这对新人一生一世蒙保守,长相守、不分离。

 

在神父宣告后,二人交换戒指,深情亲吻,这时众人早已按捺不住兴奋,起立鼓掌, 向新人表示祝贺。当女儿和女婿签署了结婚证书后,二人挽手在两对伴郎、伴娘的陪伴下走出教堂。众人相随其后。大家照了集体像并与新郎、新娘拍照,留住这美好的记忆。

 

晚宴是在Brighton的一家专为庆典之用的礼堂举办的。大厅的布置相当得体、大方。多是黑白相间的色调,而没有中国传统婚礼上常见的红色。入门处的桌上摆放着新郎、新娘的照片和‘祝愿井’(‘wishing well’),宾客可以随意投放贺卡和礼金,表示祝贺。不象国人的习惯,在这里举办婚礼花费昂贵,因为客人的礼金约是每位$50-$80, 而仅酒水的费用就要$120一位了。

 

较之下午教堂的仪式,晚宴的气氛既轻松又欢愉。招待前点的侍者格外殷勤,不停地将摆满酒水或是食物的托盘送到大家的面前。众人边吃边喝,有说有笑。晚宴的主持是彼得的姐夫,一位满有领袖范儿的精干男子。席间有彼得的哥哥代表男方家发言,我的妹夫代表娘家人发言。他列举了娶中国太太的5大好处。当然,除了众所周知的优点,如:温柔、贤惠外,中西合壁的父母会有聪明、漂亮的后代。这时妹夫忍不住拍着胸脯夸耀自己的一双有着中、爱血统的儿子多么俊美,其幽默和风趣把大家逗得笑弯了腰。彼得的发言感人肺腑,他说:那一天,正巧是英王储结婚日,本想在巴厘岛(Bali)夕阳下的海滩上散步的时候向妞妞求婚,但几次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生怕会被自己心爱的人拒绝。他说在相识的1,513天里他对她的爱与日俱增,并将永远爱她。彼得本是很男人的那种小伙子,但说到动情时也禁不住声音哽咽。新娘也珊然落泪。可不是吗,谁能不为这纯真的爱情所感动?

 

接下来,新郎、新娘切开象征圆满和永恒的蛋糕,与众人分享。之后,新娘抛花,众女宾欣喜若狂,抢到花的是彼得朋友的女友。二人非常激动。众人都衷心希望他们也能早日走上红地毯。

 

晚会的下一幕是新郎、新娘漫舞。这舞是二人利用工余时间在舞蹈老师的指导下勤学苦练的结果。舞者配合非常默契,随着轻柔的乐曲,二人时分时拥,手牵手翩翩起舞,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洋溢着爱和美。 让我想起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古老而又浪漫的誓言。 双人舞之后,大家一同踊跃参与。晚宴在歌舞声中达到高潮,音乐的节奏越来越快,大家开始跳起‘江南 Style’,新郎、新娘还被要求牵手钻过人手架起的‘长廊’,这游戏听似简单,但新郎要做好被恶搞之人拧屁股的准备。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午夜11:30分,是告别的时候了,大家依依不舍地与新郎、新娘告别,祝愿一对新人蜜月快乐、一生幸福。作为纪念,每人都将摆在在桌上的那块由妞妞精心设计、亲手包装的上面标有宾客姓名的精美的巧克力带回家去。让那份甜美蜜蜜的感觉永驻心田。

 

第二天一大早, 女儿、女婿就出门度蜜月去了。我们也满载着喜悦和欢乐驱车返回堪培拉,一路上我不住地祝愿我们亲爱的女儿、女婿在人生的道路上,把彼此的真心一同放在神的手中,携手走过一生一世的灿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pyright©

2002-2011 CSC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