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客栈

August 23, 2014
By

红尘客栈

作者:谭丽

天涯的尽头是风沙
红尘的故事叫牵挂
封刀隐没在寻常人家 东篱下
闲云野鹤古刹

快马在江湖里厮杀
无非是名跟利放不下
心中有江山的人岂能快意潇洒
我只求与你共华发

剑出鞘恩怨了 谁笑
我只求今朝拥你 入怀抱
红尘客栈风似刀 骤雨落宿命敲
任武林谁领风骚

我却只为你折腰
过荒村野桥寻世外古道
远离人间尘嚣
柳絮飘执子之手逍遥

檐下窗棂斜映枝桠
与你席地对座饮茶
我以工笔画将你牢牢的记下
提笔不为风雅

灯下叹红颜近晚霞
我说缘份一如参禅不说话
你泪如梨花洒满了纸上的天下
爱恨如写意山水画

 

今天悉尼下雨了,起先我并不知道,走出公寓的大门才发现。我仰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无缘故一阵怆然。

 

八点初的街头,已经走满行色匆匆的峰拥的人,有如工蜂一般,似乎还嗡嗡作响。可是这么多的人,这样拥挤嘈杂的路上,却没有一个人打伞,没有一个人气定神闲,也没有一个人清风玉立。所有的人只是往前冲,有的人还拿着电话不停讲。我看着这一幕,似乎定格,许多藏着的心气却无法抑止地上涌。

 

又怎样呢,我不过是他们中的一员,日日在疲惫的时刻起床,日日在怠倦的时刻睡下,日日清晨化着一张清新的假面妆,日日下班残妆败颜只想喘口老气,中间便是八九个小时的拼杀,拼着工作往上爬,杀掉了多少那些时日的锐气。些许年的江湖风雨,如今已变成嘴角时刻上场的机器人:见人见虎都微笑,一切都是公事化。那个叫真性情的东西,却不知何时被遗落,落在一个叫天涯海角的地方,永远无法找回了。

 

我并没有叹气,生命对我,已经给予极大的恩惠。不到而立的我,拥有的实在很多很多。人生阅历拿出去,不是不让人羡慕的。我也不是那样贪心的,并没有坐拥豪屋的想法也没有背着无数靓包的需求,我从不贪心地把自己嫁接到一个有钱的丈夫身上,我感激能在年轻时和我的他一起有吃苦的幸福,也许愿能在华发已生后他还能陪在我的身边与我一起慢慢踱步看海天一色。我心似清风,唯愿家人朋友健康幸福。

 

可是在这样一个乌沉沉的天气,听着这首红尘里许下微愿的歌,却流下了一滴少年人的清泪。这颗清泪,并无抱怨,也无悔恨,只是在若干年以后,回头看看我留下的印迹,那个叫成长的我,用尽最后一点力量向我挥手:再见好走,永不回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pyright©

2002-2011 CSC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