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

November 25, 2014
By

16和11年前,我在墨尔本医院和堪培拉医院分别亲手剪断儿子们脐带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时,却发现家有儿子初长大这是不争的事实了!老大身高1米86,早已不屑和我比高低,老二1米71,也说超过老爸指日可待。

小时候,每当送他们去学校,都要抱抱(Cuddle)才能告别。记得有一次我因有急事走得急,忘记了抱抱就开车走了,然后小儿子大哭,一位好心的家长抄近路把我截住说“Hi,  you forgot the cuddle(哎呀,你忘记了抱抱)!” 。于是我又掉头回去,把小儿子好好地抱了抱。如今,大儿子的抱抱是不敢奢望了,小儿子的抱抱是咱死乞白赖的。每次下车,都先提醒要Cuddle,他不是说要迟到了得快去教室,就是说有同学等他。总之是万般推辞。我软缠硬磨,他只好答应年底小学毕业前还可以偶尔为之,进入初中就算了。有时候为了讨得他俩尤其是老二的欢心,在放学接他们之前,我都是在路过的方便店买两个冰激凌,把车倒停在学校马路边的草坪上,背朝儿子出来的方向等着小儿子下课后偷偷地从车后边摸过来,“哇”的一声大叫“吓”我一跳。我会说“Hi Jesus (天哪, 吓死我了),等他上车后我就说,“今天天气好像挺热的!”。于是,他心领神会地在车里找冰激凌,这成了我奢求的童趣。

小时候,我有时也带他们睡觉,尤其是和他们旅行的时候,那种幸福感油然而生。有一次,我带老大回老家,然后乘飞机经北京转机回澳洲,飞机因为北京雷雨而避停天津,等北京天气允许我们飞了已经是午夜,下飞机时我把已经熟睡的他扛在肩上,两手还都领着手提行李,那种艰难的情景甚至引来同机空姐们的同情,在进入行李大厅时还帮助拿东西。就是我那样累得像三孙子一样,一摸他的屁股,疲劳好像就立刻消失了。

小时候,我很喜欢拍着他们的屁股睡觉,而现在他们是“老虎屁股摸不得了”。现在陪他们游泳,看到他们修长的身材不由得在屁股上“打捞”一把,然后便是儿子们的“训斥”:“Daddy,this is my private butt!(爸爸,这是我的隐私屁股)”。奶奶的,这养大了,还不能摸了!

大儿子16岁生日那天我送了他一块手表,这款表先是由原德国七度国际一级方程赛车冠军麦克尔·舒马赫(Michael Schumacher),后是2009年英国国际一级方程赛车冠军杰森·巴顿 (Jenson Button),现在是葡萄牙著名球星C罗(Cristiano Ronaldo)做形象代言人。这款表本来是想在儿子18岁的生日时送的,但是想来想去提前了两年。晚上在家吃完简单的四菜一汤和蛋糕以后,我把儿子留在饭桌边并把手表交给了他。我说,“这款表本来是想在你18岁生日时给你的,今天送给你不是让你去炫耀,而是爸爸有一个愿望。在爸爸看来这是世界上最男人的表,提前两年送给你是因为它寄托着爸爸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你能成长为一个刚毅、男性和自信的孩子。”“爸爸不害怕有许多女孩子喜欢你,因为如果是那样说明你的优秀,因为女孩子们是聪明的,只是你要学会有责任心。”那天晚上,也许是物质刺激的作用,我和儿子说了好多话,而且主要是儿子静静地听我说。其实这表钱是他们自己省下的,因为他俩是自己考进了堪城最好初中的全科英才班 (LEAP)和乐队(Band),省了每年大约3万5前澳元贡献私校的学费。2014年5月29日下午,老大明年上高中和老二上初中的录取通知书是同时到家。我把录取通知书给他们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爸爸没钱,你们俩就自己奋斗吧!”

 

儿子们一个共同的特点是知识面很宽广(knowledgeable) ,信息很灵通(informative),这也许是澳大利亚教育的特点吧。当然,这也成了他们俩”蔑视”我的资本,现在他们有时候问我一个问题,我一旦反应迟钝或再问一句“请再说一遍”,那就立马不理你了,甚至还补上一句“你什么也不懂!”奶奶的,我这还是全额奖学金读的书,博士论文还获得优秀评议,如今觉得自己就像是钱钟书笔下”克莱登大学”毕业的。

今天学校“中国文化日”圆满结束,中午蹭了儿子们一个麦当劳汉堡包,然后回家懒在沙发上看电视剧《马向阳下乡记》。迷里迷瞪中觉得儿子们递过来了两张纸,上面是他哥俩分别获得的数学和计算机优胜奖。小儿子说,上周五学校发奖,他最后一个得奖,全场最大的掌声就是给他的。老师还问“Where is your photographer father(你那个摄影人父亲哪里去了)?”。儿子说,现在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陪我们俩再去新南威尔士大学领奖(后因尼山书屋揭牌仪式我没有能陪他们去领奖牌)。揉揉两只迷瞪瞪的眼睛,我在沙发上坐直了,觉得也很惭愧,自己也算是学教育、做教育、终身办教育的人,可是身边的这两个兔崽子我真的是没有尽到多少义务。这些年他们俩乱八七糟地得了不少奖,校级的,市级的,州级的和全国级的,而我最多就是个“车夫”而已。

收笔之时,听到大儿子在自己的房间了乱叫,原来他中午吃麦当劳时把牙套摘下来忘在麦当劳店了。哎呀,深更半夜的还得去给他找牙套,这丢三落四不省心的东西,真想掐死他!

(李复新于2014年11月9日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pyright©

2002-2011 CSCS. All Rights Reserved.